【十大案件】评析“用于移动通信终端的图形用户界面”外观设计专利权无效宣告请求案相似GUI的保护范围和对比判断

发布时间:2021-06-18

 针对专利权人北京金山安全软件有限公司的名称为“用于移动通信终端的图形用户界面”、专利号为ZL201830455426.5的外观设计专利,上海触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第一请求人)、上海萌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第二请求人)先后提出了无效宣告请求,国家知识产权局经审理,作出第44580号和44582号审查决定,宣告涉案专利设计1至7无效,设计8至10维持有效的结论。

  涉案专利包含10项相似设计,设计5是基本设计。第一请求人和第二请求人均主张涉案专利没有体现具体的交互方式,不属于GUI保护的客体,不符合专利法第二条第四款的规定,同时,第一请求人提交22个证据,使用67种组合方式,第二请求人提交11个证据,使用539种组合方式,主张涉案专利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本案的争议焦点主要在于:一、涉案专利保护范围的界定;二、GUI中能够用于组合的设计特征的特点;三、静态GUI和动态GUI视觉效果的判断。本文通过还原该案的审理过程,围绕这几个争议焦点对案件进行全面的解读和分析。

  涉案专利保护范围的界定

  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二款规定了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对于包括GUI的产品的外观设计,如果涉案专利其余部分的设计为惯常设计或现有设计,其GUI对整体视觉效果更具有显著影响。此外,在界定GUI保护范围时,和实体类产品不同,GUI不仅需要确定界面视图表示的内容,还需要明确其交互方式,但是由于GUI具有多层级框架的特殊性,其界面视图(特别是空白区域)和交互方式的确定往往需要结合参考图和简要说明进行客观判断。

  具体到本案,涉案专利包含移动通信终端的形状及GUI设计,双方当事人对终端外形为现有设计均无异议,因此图形用户界面对整体视觉效果更具有显著影响。结合其简要说明,涉案专利设计1至7要求保护静态GUI界面,设计8至10要求保护动态GUI界面。对于设计1至10的上部留白区域,主视图均显示该部分为空白,仅以参考图说明该部分可能为显示区域,会随着其他区域输入内容变化而变化;对于下部留白区域,设计1至6、设计8、设计9中主视图均显示该部分为空白,但结合参考图和简要说明可以确认该部分为未显示键盘的键盘输入区域;设计7和10中主视图显示该部分为显示键盘的键盘输入区域;对于交互方式,结合参考图和简要说明,设计1至7为使用者连续点击键盘区域时可以控制进度条变化,设计8和9中键盘、进度条、金币图标产生关联动态效果,设计10中键盘、进度条、金币图标产生关联动态效果,并在金币图标全产生扩散效果后切换到弹出框界面。很明显,设计1至10具有明确的交互方式,但是静态GUI界面和动态GUI界面中金币图标的交互方式并不相同,金币图标在静态GUI界面中只能视为单纯的图案,而在动态GUI界面中金币图标则和键盘、进度条等具有关联动态效果。

  因此,虽然参考图不能对GUI界面的保护范围进行限定,但是可以通过参考图进一步解释视图和简要说明中明确的GUI交互方式,意即如果交互方式的操作属于GUI的常见操作,即使该过程未通过主视图予以体现,若一般消费者通过参考图示范的使用场景,并结合简要说明已经可以清楚理解涉案专利所示界面的实现方式,那么就可以认为已经体现并明确了交互方式;参考图可以用于说明其使用方法、使用场所等,但其具体内容并非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另外,如果提交的视图中某个区域为空白区域,应该认为它的设计内容为空白,而不能认为只要用途相同的界面就落入它的保护范围。
 

 

  
  GUI中能用于组合的设计特征

  GUI的特点在于:一是在三维空间存在多个层级;二是其静态界面通常采用网格化布局的框架结构,因此具有相同或相近用途的同一层级或区块的设计特征以及GUI的常见控件通常可以进行组合;三是其动态界面往往是多个设计特征关联产生,组合时还要考虑交互方式及效果。故而对于GUI的组合,需要依据一般消费者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综合考虑其界面用途、区域模块布局、交互方式、层级结构等多方面进行判断。

  具体到本案,在众多的组合方式中,如果是静态界面的图案之间的替换,那么因具有明显启示可以组合。例如证据2.1为进度条输入界面,其左侧为可伸缩变化的进度条,右侧为外方内圆的图标,视图中未体现且简要说明中也未解释该图标的具体交互方式,应将其视为单纯图案。证据2.2为一张涉及GUI的素材图片,其上每一个素材都应视为单独的图案。由于证据2.1右侧图标为图案设计,一般消费者在其主视图界面基础上很容易想到将右侧图标使用其他图案进行替换,因此存在将证据2.1和证据2.2中的某一个图案进行组合的启示,二者可以组合(参见图1)。但是如果交互方式和动态效果明显不同,那么则因不具有启示不能进行组合。例如证据1.3为进度条界面,会随着下方手写输入区域中的输入文字的变化而变化,证据1.11是游戏界面,其下方是游戏操作区域,上方是游戏状态表现区域,其上方的进度条、星星等图标会随着下方操作区域的变化而变化,证据1.3和证据1.11的区域模块划分和动态效果均完全不同,二者不能进行组合(参见图2)。

  静态GUI和动态GUI的判断

  对于静态GUI,应当考虑区域模块布局、交互方式、层级结构以及各区域的具体设计。具体到本案,以涉案专利设计1为例,由于设计1主视图界面与组合后界面的区域模块划分相近,交互方式、进度条设计区域中进度条所处位置相同,形状相近,右侧均有三个并行排列的类圆形图案,上述相同点已经使得二者形成了较为接近的整体视觉效果,其区别点尚不足以对整体视觉效果产生显著影响。因此涉案专利设计1与现有设计特征的组合相比不具有明显区别,不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

  对于动态GUI,应当考虑整个动态变化过程,不仅包括能够产生动态效果的各个模块设计,还包括相互之间形成的变化趋势、动态界面的设计特征、变化过程等,作为一个整体设计不可分割。具体到本案,以涉案专利设计8为例,将设计8与组合后界面对比时,尽管二者主视图界面的设计有相似之处,但由于二者的动态变化过程,即具体的动画联动效果明显不同,体现在中间具体界面的内容以及呈现给最终消费者的动画效果亦会随之不同,不仅影响消费者的视觉观感,也使得二者的整体视觉效果差异显著。因此涉案专利设计8与现有设计特征的组合相比存在明显区别,符合专利法第二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

  通过分析本案,可见在GUI外观设计的无效审查中,首先,应当明确其保护范围,其界面视图和交互方式的确定往往需要结合图片和简要说明进行客观判断。只有清晰界定保护范围,才能明确其是否属于GUI保护的内容,并在具体判断时有的放矢,对判断客体进行针对性的比对。其次,无效请求人在提出无效理由时,应当深入分析各个特征,选择合适的无效理由。组合方式并非越多越好,排列组合虽然增加了无效理由的数量,但是并不会增加无效的可能性,是否能够组合,应当根据涉案专利的类型,综合考虑其界面用途、区域模块布局、交互方式、层级结构等多方面进行判断。最后,关于GUI外观专利的整体视觉效果,应当基于不同类型的GUI有所不同。比如,对于单个静态的GUI界面来说,主要考虑区域模块布局、交互方式、层级结构以及各区域的具体设计。如果视图中未体现,且简要说明中未解释某区域图标的具体交互方式,则将其视为单纯图案。而对于多界面的GUI及动态GUI,单个界面的布局往往并不能对整体视觉效果有决定性影响, 应当考虑整个动态变化过程,不仅包括能够产生动态效果的各个模块设计,还包括相互之间形成的变化趋势、动态界面的设计特征、变化过程等,作为一个整体设计不可分割。(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 陈淑惠  樊晓东)